十五年信息化建设品牌 - 主营:提供信息化建设解决方案、提供内容安全监测解决方案

商标资讯之纳睿雷达上演“神操作”,知识产权不清晰或构成上市障碍

 二维码 3
发表时间:2022-06-09 10:55

2022年3月10日,广东纳睿雷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纳睿雷达”)拟在科创板上市申请已提交注册。而由加拿大国籍的XIAOJUN BAO(包晓军)与SULING LIU(刘素玲)夫妇创立的纳睿雷达,其产品主要依靠于各地气象局推动建设,且此番上市其因产品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遭问询。


纳睿雷达作为一家以科技创新为驱动,专注于提供全极化有源相控阵雷达系统解决方案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目前所生产的产品主要为X波段双极化(双偏振)有源相控阵雷达及配套的软硬件产品,广泛应用在气象探测、水利防洪、民用航空、海洋监测、森林防灾、公共安全等多个领域。


QQ图片20220610105620.png



接下来我们将时针拨回到2014年成立时,其中,纳睿雷达由珠海加中通科技有限公司认缴70%股权,而后加中通以7项专利技术进行实缴。而关于该7项专利技术的申请人扑朔迷离。该7项专利的初始申请人系纳睿雷达,专利获得授权前被转给控股股东,而后至控股股东完成实缴前又被转回来给纳睿雷达。而在专利申请人变来变去的操作中,控股股东加中通以专利技术出资或存瑕疵。


而后,2019年7月,加中通以货币资金形式置换了纳睿雷达成立时其认缴的注册资本。而令人唏嘘的是,该货币资金来源于实控人向无关联第三方的借款。置换后,纳睿雷达又突击分红来“填洞”。


首先,作为一家科创板拟上市公司,纳睿雷达的科创属性引人关注。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共获得68项专利,其中17项为发明专利。


但其中值得关注的是,纳睿雷达现持有的专利中存在了很多的“重名”现象。根据招股书“专利情况”披露,“一种可变定向波束双阵列合成微带阵列天线”的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均为2015年11月11日申请。而在2015年12月24日,纳睿雷达申请了“一种相控阵雷达的波束控制与信号处理集成卡板”“一种同步信号背板”的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


以“一种相控阵雷达的波束控制与信号处理集成卡板”的实用新型专利(申请号:2015211048432)为例,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披露,该专利由珠海纳睿达科技有限公司(纳睿雷达前身,以下简称:纳睿达)在2015年12月24日申请,2016年4月10日,专利申请人变更为珠海加中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加中通),同年8月9日再度变更为纳睿达。


实际上,加中通在2016年3、4月间共受让了纳睿达7项实用新型专利,随后均在同年8月转回。而据招股书披露,同年8月,纳睿达新增实缴出资2333万元,由控股股东加中通以知识产权出资。本次出资的知识产权为加中通持有的7项专利技术,评估价值合计2500万元。2019年7月,加中通以货币资金形式置换了其认缴的注册资本。


据悉,加中通由纳睿雷达实控人XIAOJUN BAO(包晓军)、SU LING LIU(刘素玲)夫妇合计持股98.36%。2014年5月,加中通和自然人刘世良(刘素玲父亲)共同出资设立纳睿雷达,包晓军任董事长、总经理。在此之前,包晓军曾在雷神公司、超威半导体公司任职工程师。


而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披露,2014年12月10日,纳睿雷达申请发明专利“雷达系统”“雷达反射信号处理装置及其处理方法”,包晓军为**发明人,此时距其离开超威半导体仅8个月。


综上所述,其中原委可谓是扑所迷离。而据相关法规指出,如拟上市企业历史上存在出资瑕疵应当在申报前采取不就措施。具体如下


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2020年7月修正)第十条的规定,发行人的注册资本已足额缴纳,发起人或者股东用作出资的资产的财产权转移手续已办理完毕,发行人的主要资产不存在重大权属纠纷。


据《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2020年7月修正)第十二条的规定,发行人业务完整,具有直接面向市场独立持续经营的能力,其中的第三项包括不存在涉及主要资产、核心技术、商标等的重大权属纠纷。


据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发布《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二)》,“发行人历史上存在出资瑕疵或者改制瑕疵的,中介机构核查应当重点关注哪些方面?”的问题指出,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应关注发行人是否存在股东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抽逃出资、出资方式等存在瑕疵,或者发行人历史上涉及国有企业、集体企业改制存在瑕疵的情形。


其中,历史上存在出资瑕疵的,应当在申报前依法采取补救措施。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应当对出资瑕疵事项的影响及发行人或相关股东是否因出资瑕疵受到过行政处罚、是否构成重大违法行为及本次发行的法律障碍,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进行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发行人应当充分披露存在的出资瑕疵事项、采取的补救措施,以及中介机构的核查意见。


也就是说,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检索的数据,加中通作为专利申请人的专利共有7项,申请日期均在2015年,获得授权日期均在2016年9月前,即在睿雷达控股股东加中通以7项专利技术对纳睿雷达实缴出资的评估报告出具与完成实缴出资之前。而“巧合”之下,上述7项专利是否系加中通用以知识产权出资的专利权?


倘若上述7项实用新型专利系加中通用以出资的专利权,该7项专利的初始申请人为何系纳睿雷达?而7项专利申请的时候初始申请人系纳睿雷达,专利获得授权前被转给控股股东,而后至控股股东完成实缴前,该7项专利又“匆匆”被转回来给纳睿雷达。这番“转来转去”的操作,又是否意在助力控股股东以知识产权向纳睿雷达出资事项?而该七项专利的权属属于谁?当年控股股东以无形资产向纳睿雷达出资时,是否存在产权不清晰的嫌疑?控股股东出资程序是否存在瑕疵?均不得而知。


上述问题对于纳睿雷达而言或系冰山一角,此番上市能否经受住资本市场的“风浪”?

来源:麦知网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